nimmoooo

【楚路】①关于楚

楚子航有个旧情儿。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
 

有时候,楚子航是王。不在乎,不抵触。因为这两个规则,前呼后拥的臣民。永不在乎上一个,永不抵触下
一位。作风实在是独特的让人心痒难瘙。

可奇怪的是,有时候,楚子航又活脱脱像一匹狼。终身寻找,却又终身孤寂。死命奔波,疲倦困乏,又不停止。
 

可是,既然设定了开始,也就有了结束。一切的开始,不过一事,求得安息结束。

这匹孤狼遇到了羊。楚子航遇到了路明非。

羊太蠢了,这匹孤狼费心尽力的帮他,照顾他。实在是太蠢了,它离开我还能活下去么。

你看,所有错误的故事,都来源于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的狼把自己变成了牧羊犬,尽心尽力。可是。你会信吗?一匹看守羊的狼?

没有人相信他。积毁销骨,流言蜚语的损伤从来都不可小觑。楚子航只得离开。

寓言里,狼。这种生物是不能被驯化的,因为它们一生漂泊,一生孤独。一旦有了牵连,有了一盏灯,那就是它的死命。这会成为一场熊熊大火,燃烧,直至消失殆尽。

路明非就是楚子航的死命。你体会过吗,有一个人,或许甚至不能用任何一种名为情感的东西来表述,他于你,绝对的特别,你恨不得把他揉到骨子里,成为一体,再也不分离。


——然而这次楚子航真的错了。路明非从来都不是什么绵羊。

(楚路)李嘉图先生最近有点不开心

【3】

结果晚饭的时候芬狗逃了。说是收到了凯撒公司的offer。这个名字也是够狂妄的,真当自己大帝呢。

于是留下路明非和楚子航对着一桌子菜大眼瞪小眼。哦对了,还有芬狗买的臭豆腐。

楚子航叹一口气,“吃吧,菜都是我炒的,尝尝。当然芬格尔也有帮忙。”这些菜是路明非一进门就看见了的。下午实验室比较忙,一看手表发现已经晚上了,又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色香味俱全。路明非还在想是不是芬狗又偷了自己藏床头柜的零花钱,去外面买了菜回来充数。

路明非心下一横,你什么怂逼样没被师兄看过。         然后就很没骨气的大吃特吃了。啊啊好好吃!!!这个鱼好好吃!!! 呜呜呜师兄你好牛逼好好吃!!

当然路明非是不会说出来的,尽管已经添了两碗饭了。
楚子航吃的斯文,细嚼慢咽。基本上忙着给路明非添饭。

“好吃吗?”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的眼睛,问的认真,仿佛不是在问这么家常的问题。

“嗯……还行吧。”路明非满脸的哼哼唧唧也就一般般啦我的嘴可是很挑剔的啊啊我也没有很喜欢你做的饭其实就普通普通嘛云云。然而嘴角还残留着几颗饭粒,以及腮帮子还一鼓一鼓的。

“嗯,喜欢就多吃点。”楚子航自顾自的说着,又给添了一碗饭。

路明非瞪大眼睛,嘟囔着卧槽师兄你好牛逼会读心么。

吃完饭的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楚子航翻着芬格尔乱扔在沙发上的杂志,路明非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电视上女生说你不爱我了吗为什么要离开我。然后那男的一脸的深情,还配着烂俗的煽情音乐,我爱你啊但我离开你是为你好。

路明非有些烦闷,离开个鬼啊,少逼逼你丫就是自私。心里骂着芬狗怎么还不滚回来,一边偷偷的瞟着旁边的男人。

一点都没变,看书的时候喜欢用手摩挲书角,不论坐在椅子还是沙发,永远坐的笔直,背部微向前倾。自己怎么会忘记,糊里糊涂开始的是自己,匆匆忙忙结束的也是自己。

路明非突然想起一个叫鼹鼠的傻逼动物。鼹鼠怕光,一辈子生活在黑暗。可它喜欢上一片叶子,叶子是向光生长的。本来是完全没有交集的,可是鼹鼠不甘心,我喜欢他,我喜欢他。像是说不清楚的神学论,这片叶子听到了它的祈祷,于是他看见了它,怯光的,蠢蠢的,又那么独特的它。可是叶子是注定要去远方的,在这个秋天,他就要乘着风离开。鼹鼠挺伤心,可他只是鼹鼠,叶子听不到它的哭泣。

鼹鼠说你走吧,反正你也就是片叶子,叶子那么多。你走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可只有鼹鼠哼哼唧唧伤心难过,它明白,只有这一片叶子是不一样的。世上森林那么多,树枝无数,叶子不尽。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只有你。

路明非仰了仰头,有些陶醉哇哇呀我特么真像个诗人。有点下定决心一样,“师兄”

“嗯?”

“师兄”

“怎么了”

“师兄,我有道题要请教下。题干是路明非可以追楚子航吗?选项A.可以。B.可以。”

楚子航很惊讶,第一反应是这又特么是满满的套路。

“我选C。你忘了高中老师教的,拿不定主意就选C。”楚子航还想说点什么,电话打来了,公司的急事,需要现在赶回去处理。告诉路明非,他表示没办法,公事为主,好的好的你走吧你走吧就忙吧您,然后就一个人窝在沙发一副倒霉孩子的样子。有点不高兴的意思。

要出门的时候,路明非仰着脖子没心没肺的大声问,“诶我说,师兄,这个C选项我看了,看不懂啊。”

如果楚子航转过来,就会知道,他极不自然的紧张表情,连带着出汗的手心。可他急着赶回公司,始终没回头,路明非觉得嗓子莫名苦涩。看吧,你就作吧,现在真的没了。

“师弟,看来学业不精啊。高中老师还讲过,C选项就是,A&B的意思。”接着门被关上了,还有电梯开门的提示声。

还有路明非窝在沙发上像窜天猴一样要上天的小心情。






(楚路)李嘉图先生最近有点不开心

【2】

“诶,你说我们路师兄最近怎么了”

“啧啧啧,不开心的样子都这么帅”

“那是,主要看气质”

他们的这位主要看气质的路师兄已经第367次记错了数据,旁边的芬格尔就比其他人了解他多了。一看这厮倒霉样,
“噫,楚子航怎么来了??”

“啊啊,在哪?”路明非手忙脚错的样子倒是让芬格尔想起了几年前这厮的衰仔样,翘着二郎腿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不是我说,兄弟,你现在也不是混的太差吧,怎么还那么怕楚子航啊。虽然他作为上届会长的确是很不错啦,长得是比你帅很多,智商也完全超你一大截,还是个真壕。。。诶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你作为他的下一届会长也太逊了点”  

芬格尔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路明非真想一巴掌糊上去送这丫扶摇直上九万里。

喂喂是兄弟么有人这么说着说着就倒戈了的吗??!

“不过不要怕,楚子航都毕业这么久,早该老婆孩子热炕头,总不会又像当初为了几个数据压迫你了吧”

说起这个,路明非还真想掩面。真是对不起芬狗了,多亏了这蠢货的进水脑子和大条神经,到现在都还以为当初路明非对楚子航老是一惊一乍是因为老被压迫着做实验算数据。

岂止是压迫啊,简直又被压又被迫好吗???!!

想到这里路明非倒是有点猥琐的小心思。师兄平时但是闷骚闷骚的,刮风下雨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在某些事上倒是明骚个够。路明非有些出神,有点回味的意思。

“我怎么可能在想师兄!”刚出神过来没注意音量,声音回荡在整个实验室,旁边的小师妹们停止了嗑瓜子转过头来,教授从一堆数据中抬起头来,

还有,刚走到实验室门口的楚子航。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哎呀楚师兄啊你怎么来了回学校也不说一声好歹我也是你的学长同学兼学弟啊,哦对了这次的数据是路明非负责的,说起来你要不要看看,唉你别讲,补算数据这种事明非还是没你那么精确”芬格尔一改之前的语气,这狗腿的一比,就差整个人挂在人身上了。

“不用,我相信李嘉图先生的能力,你说呢,路师弟?”男人走进,服帖整齐的袖口,仔细看的话,看得到一道细长的浅色疤口。一般人是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的,可是他是路明非。再次看到这个疤口还是让自己心口揪着的疼,不是太难过,但是又忽略不能。

男人很有魅力,身材健康匀称,即使隔着衣服仍看得出来流畅性感的肌肉轮廓,不夸张不瘦弱,恰好的程度。

“。。。师兄,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什么样,你真的不清楚吗?”路明非说的极慢,眼睛直视着楚子航,话说的也是暧昧不清。在别人看来,师兄弟说话隔多年还是火药味这么浓啊。可在楚子航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

楚子航走进,手放在路明非的腰侧。这个角度芬格尔他们只看到两个人走的进了点,又被实验台挡着看不太清。路明非感觉到自己腰侧的手劲变大,有点疼。楚子航凑进,“没那个意思就不要玩这一套,懂吗路明非,真的没意思。”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却有些悲凉。

“可是万一,我就是那个意思呢。”路明非也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自己因为这个人的突然到来变得乱七八糟,脑袋也混乱不清。

可是这一幕从芬狗的角度看来,这特么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啊!教授还在啊师弟给点面子吧喂我可不想被挂好吗!!
  
  “呃。。。那个我说既然都这么久不见了,要不楚师兄晚上到我们寝室来好好聚一聚?”芬狗试着调节氛围,狗腿的提着意见,还打算着楚子航这来蹭顿饭肯定会带好酒吧,啊好酒嘿嘿嘿算算多久没喝酒了。

  路明非一脸的妈的你果然是师兄派来的奸细对吧啊芬狗你是智障吗还是三体综合征啊啊??!

  楚子航则觉得,芬格尔这个人果然不错,虽然留级那么久智商肯定不太高但是情商还是感人的。

  教授表示,我还是算数据好了。

(楚路)李嘉图先生最近有点不开心

   【1】

    人类评判对一个事物的喜恶所需时间平均3秒,这个时间又根据个体的差距有着细微的差别,长短不一。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平均的短短3秒内,大脑是如何作出判断的。这是会一个怎样的过程呢。3秒之中的,他的神情,四肢做出来的运动,肌肤上毛孔散出的热气,甚至说话时声带轻微的震动。

    楚子航再一次见到路明非,是在毕业后的5年。在看到路明非的那一眼,楚子航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大脑明确的判断清晰快速而直接,他喜欢他,一如5年前,一分不减,一毫不少。

    路明非穿着合身西装,剪裁得体,衣领折角略锋利,像是显示着青年的初露锋芒,整个人看起来干净而利落。精神不错,看来即使离开了我也过得不错。

    楚子航有些懊恼,当然在他的面瘫脸上是看不到任何变化的。带着作弄的恶劣心思,“请问是实验室的负责人李嘉图先生吗?”

    路明非转身过来,“对的,由衷感谢贵公司的投资,我仅代表……卧槽师兄?!!!!”路明非,上一秒还是谈笑风生翩翩风度的李嘉图先生,现在就像个被人欺负的小衰仔,头上的呆毛也变得不服帖。楚子航笑了。

    于是宴会突然地安静了。天啦噜老总笑了特么老总原来是会笑的啊!!!不过虽然笑起来很帅但是太扯淡了啊啊!你说为啥!因为老总特么笑了啊!!这个生意场上外号杀胚的男人居然笑了啊!!!说好的生人勿进的气场呢!!两米八的气场呢!!!

    “呃……师兄你怎么在这?”路明非满脸的苦逼,这能不苦逼么,好不容易风光一回被学校委以重任负责这次的项目,结果还在宴会上碰见前男友。而这个前男友当年还是自己冒着作大死的风险分的手,之后又像个傻逼窝在寝室颓大半个月。说白了,自己的整个傻逼年华都花在这个男人身上了。

    “因为我就是要跟你签合同投资的人。”

    “哦,哈哈(干笑)没想到师兄你是这公司的啊。”路明非从发现楚子航后全身就一直紧绷着,急急忙忙接下句,却又更显仓促。

    “嗯。不过说反了,这公司是我的。”楚子航整理了理袖口,并告诉旁边的秘书准备合同。“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进一步说话,我也谈一谈我们公司作为投资方的期望条件呢,李嘉图先生?” 

然而绝大部分的人类,越庸俗,越孤独。

重修两科。还都是专业课。再一次体会到最后一直都是孤军奋战。(怎么这么倒霉)(你智商不低啊)(怎么会有这种情况)(真的是哔狗一样的心情)

好好学吧

    衰仔现在出息了。混的是风生水起。不敢相信,确认再三了这些文字,排列组合正确,理解方式也没错。
    之后过了一个恍惚,才,哦,傻逼你终于衰到头了。
    可是我还是想哭。说不出来,那个时候你还挺衰,我还困苦于无尽的书海。每每看到殊死一搏的地方,就一直想。傻逼,路明非你个傻逼。你要加油啊去他的诺诺去他的无能为力。你出息了就浪他个天翻地覆,请芬狗吃最贵的夜宵,泡学院最漂亮的妞,躺在学生会的大沙发里吹最大的牛。
    没想到你还真特么出息了。
    丫你出息了能不能不要再当傻猴子。不要再像个亡命之徒,不要假装没心没肺,不要再可怜的当一个小i。你就是那么的独一无二,世间仅有的个衰小孩。
    还有还有啊,不要忘记师兄。他一直都在,你还是个怂逼的时候他就在,八卦心扑克脸,陪你当牛郎,不嫌弃你又蠢又怂还没骨气。拜托拜托。

越来越缩小自己的圈子。希望自己活的更纯粹一点。

胡思乱想2015.12.23

大家都挺任性的,喜欢的粘着不放,不喜欢的弃之如敝。

想起哪来的一句话,每个人都忙着生,忙着死。在这些生生死死,匆匆忙忙之间,我的存在能有什么意义。又或者对谁的生命轨迹有些细小而不易察觉的影响。
如果没有的话,那真是,多么无趣又可悲。